認識動督盟~

《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聯盟》有系統將動保議題,從中央到地方的專責行政機構列管。透過願景勾勒、目標設定,結合公民參與與民意代表力量,每年定期評鑑監督,以督促其進步,達到願景與目標。讓台灣《動物保護》運動邁向新的里程碑。

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排左起:張宏林(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許家華(蕭美琴國會辦公室主任)、高茹萍(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秘書長)、何宗勳(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執行長)、林雅哲(關懷生命協會常務理事)、周瑾珊(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執行祕書) 下排左起:鄭麗君(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吳宗憲(臺南大學行政)、釋昭慧(玄奘大學文理學院院長)、、陳建志(臺北市立教育大學地球環境暨生物資源學系所主任)、張章得(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

引言一:動物行政的困境與未來

引言人:吳宗憲(臺南大學行政管理系教授)

動物保護行政困境與解決之方

從流浪動物議題來分析現行動物保護政策,發現動物保護行政的困境是:「依民主原則來施政,卻發生嚴重的問題」。將動物保護政策分類並提出相關問題如下:

一、共識型道德政策:是獲得多數民眾支持的政策,但卻出現「口是心非」的特殊現象。如「以認養代替購買」民眾都會認同,但真想養狗時可能還是去樓下寵物店買而不會去收容所認養,這樣就會讓施政事倍功半。

二、一般政策類型:有些有效的政策卻不被民眾支持,如寵物登記與絕育政策,這部分在民意上就需要被提升。

三、爭議型道德政策:是指出現「很支持與不支持」兩端爭議的政策,因此在民意支持度上不高,在施政上也不會投入資源去處理。如TNR、安樂死及捕犬等。

而在社會共識上,把「動物福利」當成是私人化、愛心化、道德化的「愛護動物」的問題,這樣就無法解決問題。必須經由人和動物如何互動、動物倫理如何安排,透過動物科學支持產生一套更有系統的法律政策,這樣才能解決動物保護行政的困境,如解決「共識型道德政策」問題就是要提升行政能力;「一般政策類型」就是要加強飼主責任;「爭議型道德政策」就是要全民溝通。

提升動物保護行政組織的能量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國家的偉大和文明,可以從他們如何對待動物來衡量。(甘地)

   文明國家可貴之處,在於有權者,願意將權利還予無權者,在前輩們的篳路藍縷下,台灣一步步地完成了政治及社會的改革。進步的台灣,在社會發展的歷史當中,已逐步將權利還予人民、還予弱勢,我們在這裡宣示,憑藉公民社會的自覺,擁有權力的人類,將進一步將權利還予動物、環境,以及孕養我們的大自然。

   揆諸台灣動物保護立法,不可謂不先進,時序推回二十年前—早在1989年時,在有識之士的推動下,政府頒布了「為保育野生動物,維護物種多樣性,與自然生態之平衡」的《野生動物保育法》,1998年更頒布以「尊重動物生命及保護動物」為目的的《動物保護法》。唯時至今日,兩大動物保護法的執行落差,卻使動物保護精神斲傷殆盡。

    細究動物保護的執行困境,其原因乃「形式化」與「邊緣化」兩大因素。首先,儘管整體社會具有動物保護共識,然鮮有人知:我國動物保護行政機關體系紊亂,執行人力財力資源不足,造成行政力量越趨弱化。在這種「形式化」的結構下,公民期待與抗議聲不斷高漲,但行政機關「無能」也「無力」回應,除了影響公民對政府的信賴,對欲積極任事的動保行政人員也不啻是一種傷害。

    其次,在刻意營造及政府漠視的氛圍中,台灣整體社會在不知不覺中將動物保護議題「邊緣化」為少數「愛心人士」的「個人行為」;實際上,動物保護政策卻徹底是個影響公民權益的「公共議題」。

    有鑒於此,動物保護相關法令訂定之後的執行機制,其主管機關位階提高、資源投入與系統整合,以及執行績效的評估,已成為台灣動保運動的當務之急。欲解決種種行政專業問題,應當有公民社會的參與才是。唯有透過資訊的公開透明,公民參與機制的成熟運作,官員與民眾才能夠齊心協力,讓動物保護的行政與執行徹底落實。

    現在,我們正走到「動物權、環境權」的十字路口,為了延續公民社會的理想,「關懷生命協會」在此號召各界菁英,成立「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台灣是否能締造下一個里程碑,亟需要各位的參與,敬請響應支持我們!

五大訴求:一、動物福祉:以尊重生命為依歸,持續修改落實動保法令。

                     二、組織再造:各級政府應設置專責動保機關,並提升位階。

                     三、公開透明:所有動物保護機關之行政資訊,須公開透明。

文章標籤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來源:台灣立報

日期:2012年03月18日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台灣「動物保護法」立法超過10年,但動物保護業務卻始終成效不彰。台南大學行政管理系教授吳宗憲指出,民眾雖然支持動保政策,但實際行動卻有落差,因為行政資源沒有給予協助。為了監督政府效率、促進政府投入資源,民間團體共同組成「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期待透過監督讓政府提昇效能。

關懷生命協會等民間團體18日成立《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監督政府動物保護業務效率、促進政府投入資源,期待提升政府效能。(圖文/黃士航)

前來聲援的立委鄭麗君表示,對待動物的態度是進步社會的指標,台灣民主化以後,爭取了許多與人相關的權利,但在生命權與環境權等議提上,卻沒有給予同等尊重。鄭麗君說,對待生命的態度,正是檢驗台灣社會進步的程度。

資訊落差人民難插手

由於動保相關行政單位,長期缺乏公民監督和參與機制,民間團體對於動保業務的意見,往往難以被行政單位聽見。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執行長何宗勳說,就連農委會升級成農業部,動保業務也只被放在「畜產及動物保護司」,這樣的安排完全沒和民間團體溝通。

資訊不公開與民眾參與不足,不只影響動物福利,也間接影響人類生活。以最近的肉品食品安全風險為例,台大動物醫院獸醫林雅哲直言,問題出在民眾連選擇的能力都沒有。如果以符合動物福利的方式來管理經濟動物,讓管理模式更開放、透明,加上充分標示,民眾才可能瞭解經濟動物的風險性,具有足夠資訊做選擇。

不過,這些工作都需要投入更多行政資源,資源不足是最大的問題。吳宗憲指出,在一份對於台南市民眾動保政策態度調查顯示,民眾大多支持「以認養代替購買」、「改善動物收容所」政策,實際上,民眾飼養同伴動物時,卻仍以購買為主要選項,顯然動保政策上,民眾其實口是心非。

認知與行動間為什麼出現落差?吳宗憲解釋,因為缺乏行政資源,民眾即使支持以認養代替購買,卻不知道該怎麼做;而政府以為這樣就夠了,結果造成了落差。

文章標籤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