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宗憲

從公共政策關心台灣動保

吳宗憲自認從小充滿了所謂的「愛國意識」,覺得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事情,就是透過政治權力讓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也正是這個念頭,支持著他一路前進,從政大公行系畢業後,又分發到夢寐以求的陸委會工作。在陸委會工作期間,他獲得了碩士學位,轉而為了證明自己,又考上政大公行博士班就讀。


入讀博士班後,吳宗憲感覺到自己「高歌猛進」的人生似乎慢了下來,繁重的課業與屢屢失敗的投稿,而後來在吳宗憲生命中舉足輕重的貓咪Cookie,也在這時進入了他的生活。吳宗憲和很多動保熱心人士不同,他其實從小就很討厭動物,對於毛茸茸的東西有著天然的害怕。那個時候懷抱著家國天下的他,覺得人類的問題尚且解決不完,關心動物豈不是太過天真?但是當時,女朋友頂著吳宗憲的反對,收養了一隻網路上送出的貓咪。

 

但是吳宗憲的反彈,在Cookie 的撒嬌下沒幾個星期 就瓦解了,「熬夜讀書時,她會躺在桌前陪著我;睡覺時,她就拿我的手臂當枕頭;天氣冷時,她會鑽到我的被窩裡取暖,肚子餓時,她會抬頭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甚 至有一次吳宗憲身體不舒服,Cookie 便跟進跟出,還會靠 在腳邊安慰我,這個時候,她已經變成吳宗憲生命的一部分了。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吳宗憲從一個動物感冒者,變成了寵物飼養者,回憶起來,這也是後來一連串「驚奇冒險」人生的第一步。


真正從動物飼養者,走上動物保護的道路,又是另一 個故事了。一次在送 Cookie 就醫的機會,因為不捨手術台 上等待醫藥費籌款的流浪狗,吳宗憲捐出了幾千元的費用,並決心固定把薪資的百分之五捐給慈善團體。而後來,為流浪狗募款的愛心媽媽輾轉打來電話,不住哽咽地感恩。為生命默默付出的愛心媽媽,給了吳宗憲內心很大的震撼。


之後,Cookie 在獸醫院的意外死亡,給了吳宗憲很大 的震撼。這個時候,他也來到台南大學任教,也說不清這是出於愧疚,還是使命的召喚,他就這樣開始了國內政策學界,乃至國外都相當罕見的「動物保護公共政策」研究。


到學校教書與進行研究之後,透過動物保護的研究過程,逐步轉向政策參與,這當中,機緣巧合其實遠遠比刻意營造的多得多。而之所以參與這些政策,一方面是基於對動物保護者的心疼與義不容辭,另方面是基於許多前輩的敬佩與跟隨學習。


作為專攻公共政策的學者,吳宗憲知道補位的重要性。他發現動保團體的角色非常多,有的從事第一線服務,也有的關心政策參與;動保相關的學者也很多,關心野生動物、動物科學、動物醫學、哲學、法律的學者大有人在,常常接受政府諮詢的學者也都有;再來就是業者,包括畜牧業者、寵物業者等等。但是似乎缺乏將相關知識彙整起來的人,所以吳宗憲更喜歡將自己扮演的角色,定位為宏觀的觀察者。從公共政策的角度去觀察,看看能夠從已經有的結構中,透過自己的專業去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他認為過去動保中,關於倫理、醫學、生物學方面的討論有很多,但卻比較少從政府組織、公共政策的角度的方面來看問題,這也能給台灣動保提供更多元的思路。
 

因此,在2013 年的時候,吳宗憲在臉書上邀了一群 年輕的動物保護夥伴,共同組織了「動物當代思潮讀書會」,成立了社團臉書及網頁,希望能夠引進國外相關的動物保護政策研究,透過每個月、每季、以及每年的動物保護論壇,將相關的資訊建立起來,使得未來動物保護社群在推動動物保護的公共政策時,能夠有更多可參考的政策資訊,改善過去「土法煉鋼」的動保策略。而除了讀書會以外,也試著將讀書會成員的知識貢獻於社會,讀書會還與許多媒體結盟,例如聯合報鳴人堂、奇摩新聞網、天 下雜誌的獨立評論、關鍵評論網、上下游News&Market 新聞市集等等,成立了「動物當代思潮」專欄的版面,將讀書會的研究與論壇成果,積極的向民眾傳遞。


就零撲殺政策而言,吳宗憲認為公共政策分兩個方向來考量,政治上的考量與理性規劃的分析。不可諱言的是,他認為零撲殺的政策規劃在當時並不充足,很多的配套措施還沒有完全就通過了。從這個角度看,有讓人擔憂的部分,部分動保團體的反彈也可以理解。但是從政治面看,如果政策要等到配套措施有了才開始,那麼很多政策根本就不會通過。既然立法完成,現實的壓力反而產生了聚焦的效果,讓整個社會都知道了相關的問題。因此,零撲殺的法案通過,才是問題的開始,很多過去難以落實的動保政策,現在在壓力下,必須得慢慢做起來。


吳宗憲也坦言他的擔心,以一個公共政策學者的角度,他認為零撲殺對於地方政府壓力過大,相應的人力與資源都相當不足。如果從中央到地方,相關資源沒有辦法得到補充,那麼也就不會有完善的配套措施。公共政策看到的不是一時一地的問題,更關心的是衍生的問題。


至於台灣動保問題將來會不會改善,吳宗憲認為這和整個國家的走向很有關係。在資本主義、剝削的思維方式下,國家經濟的持續下探,有可能給動物帶來更大的災難,甚至動保人士的愛心投入,在社會環境無法理解與配合的情況下,這些爭議都有可能會對社會產生更大的對立與衝突。因此,解決問題的方法必須更審慎,更多元,隨政策環境及時調整,吳宗憲更傾向於邊做邊看,懷抱著期待,也做好最壞的打算,這是他作為一個公共政策學者的責任。

    文章標籤

    讓牠活下去 慈善義賣

    全站熱搜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