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688.jpg

陳淵泉

推動動保大和解

現任新北市動保處處長的陳淵泉,在 2014 12 27 日前並沒有參與過動保工作。但就在這短短的三年,他帶領新北市成為全國傑出的動物友善城市,他提出的政策 也備受動保界肯定。回首這段與動物相處的時光,他直言,動保最大的問題實際上是人的問題,為此他特別提出了「動保大和解」的新政策。

 

在剛調任動保處時,陳淵泉便請同仁將新北市所轄的九個收容所(現存八個)的歷年安樂死記錄整理彙總。當時新北市每年約安樂死一千一百隻貓狗,看起來相當龐大, 但他換算發現,如果所轄九個收容所每月能多認領養十隻流浪動物,那麼新北市落實零安樂死願景並不是那麼的遙不可及。這個躊躇滿志的新任處長在和朱立倫市長討論後 獲得了首肯,於是正式提出了新北市零安樂死的願景。

 

零安樂死,顧名思義是收容所內完全不進行人道處理, 對老病犬隻也施以治療與長照。這比當時立法院所激烈討論的零撲殺政策更具挑戰性。更何況 2014 年時,中央對 是否進行零撲殺還莫衷一是,可以想見提出零安樂死需要多麼大的政治智慧與勇氣。

 

陳淵泉坦言,在政府部門中動保仍然是相當邊緣的業務,其資源也相對缺乏。提出零安樂死願景後,動保處同仁當年就離職了六分之一。但好在之後立法院通過了零撲 殺政策,社會也在這個問題上取得了高度共識與民意基礎,而且最重要的是有 12 項配套措施,穩定軍心,動保處回歸平穩運作。在 2015 3 1 日,新北市便正式進入了收容所零安樂死的新時期。

 

如果沒有充分的配套,零安樂死無疑會是流浪動物們的第二次災難。陳淵泉深諳其中道理,於是在上任後便緊鑼密鼓地進行準備。首先是醫療的部分,獸醫師出身的他 將新北市動保醫療劃分為三級。最基礎的是在動物之家設立診療室,流浪動物可以在動物之家就獲得獸醫師的處理。 如果病情複雜,則可以送到動保處所設立的「毛寶貝醫療中心」,這裡的器材與環境更加先進。倘若這裡仍無法處理,那麼根據陳淵泉所促成的合作,動物們就會被送到台大獸醫院來進行更加專業的診療。這樣專業的醫療系統,讓很多動保人士都感歎動物若是生在新北市,也不失為一 種福氣。

 

軟、硬體配套改善後,帶領同仁方向的執行者也相當重要。陳淵泉一再強調動保問題實際來源於人的問題。過去,由於溝通不暢,動保志工與政府單位常常互不信任。 回憶起那個時期,陳淵泉笑著說,當時有些志工是抱著監督政府當臥底的心態,也是因為缺乏溝通的緣故,同仁稍有疏失,志工們便發佈訊息到網路上揭發。長此以往,就沒有信任可言了。為了能解決這個問題,陳淵泉定期與志工座談。有了處長的示範,同仁與志工的關係也慢慢緩和。

 

此外,關於流浪動物議題社會上出現針鋒相對的態度成了陳淵泉棘手的問題。社會上有一些愛心人士,他們出於對於動物的關愛與不捨,自發地餵養流浪動物。但是由 於地點與方式選擇不恰當,造成了部分地區流浪動物過度聚集,甚至造成了狗追車咬人的惡性事件。事件發生後, 如果沒有好好的溝通,那麼自然造成了社會的對立與衝突。 於是他循著同樣的思路,從教育愛媽愛爸開始,組織了「乾淨餵養課程」。

 

課程剛剛開始的時候,不過寥寥十幾人參與,但是陳淵泉不懈努力,到了今年已經有三百多人參與課程。過去有愛媽常常在凌晨餵狗,和社區居民宛如「諜對諜」的對 抗,但在了解到選擇合適的餵養方式,特別是在餵養後又能主動清掃犬隻排洩物,這樣緊張情景也就漸漸不復存在 了。

 

「做就對了」,這是陳淵泉自勉的工作態度。他表示,政府預算有限,積極促成志工與同仁的配合就更加重要了。 譬如為了達到零安樂死目標,他主張在新北市推動實施 TNVR,但獸醫同仁初期都持反對的意見。新北市幅員遼闊,情況複雜,學者認為 TNVR 若要取得成功,普及率必須達到八成以上,這個目標相當困難。但是陳淵泉卻堅信如果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獸醫師出身的他親自實際操作示範,要求動保處獸醫都能熟悉這項業務。一點一滴地累積,從點、線到面的融合,新北市到 2017 年底粗估流浪動物已經減少了兩成左右。

 

做了三年動保,陳淵泉最關心的問題是台灣動保的未來。他說,今天的動保問題已經存在了幾十年,雖然一直有所收斂,但反反覆覆也看不到解決的方式。他主張動保 要與教育結合,從源頭進行生命教育與動保教育的洗禮, 此外,促進學童教導家長正確的動保觀念,促成全社會的觀念翻轉。從十月份開始,板橋動物之家成立了生命教育中心,每週一都組織小朋友與貓狗相處的生命教育,希望以十年二十年之功,讓動保的觀念傳佈到新北的每一個角落。

 

    文章標籤

    讓牠活下去 慈善義賣

    全站熱搜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