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議「零撲殺」歷程

文:何宗勳(台灣公民參與協會理事長、台灣動保行政監督聯盟執行長)

前言

這本書的出版,要感謝非常多人。首先是催生「動保行政監督委員會」的釋昭慧法師、「關懷生命協會」理事長張章得,在「動保行政監督委員會」完成階段性任務之後,促成「台灣動保行政監督聯盟」來「動保行政監督委員會」的召集人王唯治,還有很多背後無名英雄。以及最重要的就是寫出這本書的作者,中國留學生田智雄。

 

這本書大多記錄「台灣動保行政監督聯盟(2017.5~ 起 )」的前身「 台灣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 」於 2012.1.1~2017.4.30 這段時間推動的工作,當時所倡議的「零撲殺」政策也剛好正式上路。當然「事件」仍在持續發生中,而我特撰本文作為導讀,希望讓大家了解這五年 多的「倡議」歷程始末。

「零撲殺政策」上路記者會致詞內容

2017 年 2 月 6 日起,全國公立動物收容所「零撲殺」 政策正式上路了。農委會也在當天召開「告別 12 夜,生命不倒數」記者會,宣誓落實政策的決心。我代表長期推動 「零撲殺」政策的動保團體致詞。今天起,台灣動物保護又邁向一個新的里程碑。從 1999 年開始實施「公立動物收容所」無人認領養就撲殺的政策,至今已 18 個年頭了。 經統計約有 124 多萬隻(1,244,099)毛小孩被撲殺或所內死亡,這個政策造成多少生命無辜葬送,收容所成為動物墳場,也成為愛動物人心中永遠的痛。如今,透過朝野努力而得到改善。從國民黨執政時由黨籍立委王育敏修改法令,並獲得在野黨支持,到現在由民進黨執政落實政策,也期待國民黨全力支持。尤其「零撲殺」政策施行之後, 收容所的「動物福利」、「源頭減量」勢必將成為重頭戲。 而這些工作,單單靠政府的力量是不夠的。也期勉農委會有更多元配套的計劃,讓更多有愛心的志工投入。如同自由之家今年將台灣評為「最自由」的國家,首次超越美國。 我們也期待尊重生命、愛護動物成為台灣人共同的核心價值,讓台灣成為全球的典範,公立動物收容所也能成為毛小孩幸福的家。

因緣踏上動保路

算起在「 關懷生命協會 」任職共六個年頭 (2012.1.1~2017.4.30),這大概是我歷時最久的一份工作。我的做事方式非典型,在此感謝協會上上下下的包容。 其實,當年接這份工作時壓力是非常大的。雖說每個議題的生態圈都不太一樣,但動保界相對保守,初期幾年真的非常辛苦。但是想想能夠為不能說話的動物發聲,再加上每次行動都確實造成一些具體的改變,所以就這樣甘願不顧一切的走下去了!

 

「關懷生命協會」於 2012 年初成立「動保行政監督委員會」,創辦人釋昭慧法師提到:在台灣,動物保護運動除了立法之外,由於行政部門實際掌握動物的生殺大權,其與行政部門進行溝通,因此成立「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不只是監督動保施政,也要關心整個行政架構,讓行政體系發揮效用,讓任職動保行政的公務人員也能善盡職守。

 

在我擔任執行長期間,則透過「政府資訊公開 open data」提供資料,結合議題倡議、事件行銷、政策遊說等方法提倡動物零撲殺政策。在策略與計劃上共分為三個階段,簡單陳述如下:

第一階段:2012~2013 現況了解分析、策略制定

為了盡快熟悉動保生態圈,在第一年下半年度至少跑了 14 縣市左右,除了認識各地方動保團體,熟悉議題現況之外,並串聯各縣市關心動保的議員取得其支持及承諾。 緊接著制定未來幾年具體的行動策略。除了透過倡議要求政府在資訊上更透明之外,也結合各個動保團體與朝野國會議員的努力,達成未來農委會在升格農業部之後將「動保」與「畜產」分家並成立「動物保護司」的共識。雖然當時農委會主委只承諾了前者,以及成立「動物保護委員 會」,但也為未來各縣市動保與產業分家打下基礎。

第二階段:2013~2014 提出零安樂死(零撲殺)訴求

為了讓行動有願景跟目標,2013 年起提出收容所「零安樂死」口號,並制定說帖。同時,每一季公佈一次各公立動物收容所在領養、人道處理與所內死亡這三方面的排行榜,並取名為「動物生命風險地圖」,要求政府定出明確的改善計劃與具體指標。從 2013 年起,協會正式參與「全國 NGOs 環境會議」籌辦,透過這項重要會議,動保議題可以在環境議題中被看見,而且每年可以透過跟總統見面的平台提出具體的動保訴求。

 

當年隨著「十二夜」電影發酵,本會於 2014 年舉辦第一次各縣市「動保行政監督評鑑」,緊接著也公佈「各縣市動保網站評鑑」、「公民觀察公立動物收容所指標」 等,更將長期不改善的縣市首長封為「屠狗之王」。隨著選舉接近,動保議題慢慢從邊緣成為各政治人物關注的焦點,「零安樂死」成為 2014 年縣市長選舉,很多候選人的政見與口號。

 

2014 年 1 月 10 日馬英九總統於總統府接見動保團體, 承諾公立動物收容所零安樂死成為國家願景。當年的執政 黨立法委員王育敏則提案修法以廢除「安樂死」條款,於 隔年 2015 年 1 月三讀通過,同時訂定「日出條款」,給 予兩年緩衝期訂於 2017 年 2 月 6 日正式實施。而 2015 年 4 月 12 日馬英九總統也實踐對本會的承諾,前往收容 所看毛小孩,並於當天重申:促多方合作,實現動物“零安樂死"的目標。

第三階段:2015-2016 兩年緩衝期(2015~2016 年底)

修法通過後的兩年緩衝期是我們所擔心的。因為 22 縣市在關注動物保護上的態度和標準不一,而在資訊沒法完全正確取得的情況下,很容易就變成少數表現不佳的縣市 不但抹煞了多數縣市努力的成果,也讓很多動保團體信心動搖也開始擔心配套不足。都一在引發對動物福利的衝擊。

 

本會從 2015 起開始注意送領養表現不佳的後段班縣市,並注意其統計數據的變化。到了 2016 年,本會鎖定六個縣市,初期先透過溝通,六月展開拜會行動。經過聯繫之後,順利拜會了南投副縣長陳正昇、澎湖縣秘書長胡流宗、屏東縣長潘孟安、嘉義副縣長吳容輝、彰化副縣長周志中與金門縣長陳福海。在拜會過程中,所有首長都展現誠意,願意積極改善,部分縣市也安排媒體廣為報導。 而本會則從七月份起,不定期與該縣市業務承辦聯繫,並隨時注意相關政策的推動情況。

 

讓人遺憾的是,在經過長達半年的溝通追蹤調查之後, 我們發現除了嘉義縣在當年五月爆發悶死狗事件以後,由副縣長吳容輝列管收容處所,讓總死亡率大幅下降之外, 屏東、南投、彰化三縣市當年的總死亡率皆超過六成,而澎湖縣的總死亡率同樣超過五成。因此我們發現拜會的效果非常有限,能否改善的關鍵其實還是在於地方首長與收容所主管的心態與決心。

 

在溝通無效之下,本會只好在政策上路倒數前一個月 (2017 年 1 月 3 日)召開第二次「屠狗之王」記者會,譴責無心改善的縣市:屏東、彰化、澎湖與南投,並函送監察院處理。這場記者會不但引發媒體廣大迴響,農委會也保證政策實施前絕不對收容所清倉。

 

2016 年年初恰逢立委、總統大選。而為了鼓勵更多國會議員關心動保議題,本會在 2015 年與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合作舉辦「國會動物保護貢獻獎」表揚積極投入動物保護的立委,共有國民黨丁守中委員、王育敏委員,民進黨田秋堇委員、林淑芬委員與蕭美琴委員獲得。同時在選舉期間,我也代表本會拜會民、國、親三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朱立倫與宋楚瑜,並獲得具體承諾。

 

隨著動保意識高漲,這幾年虐狗議題很容易就成為頭版新聞,看似獲得社會關注但其根本問題沒有解決,其原因就是國人動保教育不足導致。本會認為,透過校犬結合生命教育,是最有效的教育方式。不但可以透過小朋友影 響家長,也可以讓動保意識向下紮根,更能為多元領養提供好的管道。因此在 2015 至 2017 年本會統計並公佈全國各縣市校犬排行並舉行記者會,引發很大迴響。最新一次的統計中,全國高國中小共 3,872 所(高中 506 所、國中 733 所、國小 2,633 所)中,共 262 所學校(6.8%)有飼 養校犬貓(高中 69 所 13.6%、國中 101 所 13.8%、國小 92 所 3.5%),較去年增加 28 所(高中 7 所、國中 7 所、 國小 14 所),總成長幅度接近 12%。

 

這項統計也獲得很多國會議員關注支持,除了教育部 開始有專屬機構推動校犬計劃之外,農委會也在 2016 年 底舉辦第一次全國校犬比賽,獲得廣大迴響。

我們的策略與行動

為了達到「動保行政監督」的效果,本會使用的策略就是結合草根行動、議題倡議、媒體行銷,同時熟悉掌握政治人物爭取連任的壓力來發揮政治影響力。在中央部分: 一、透過管道對總統建言,促使其提出動保改革。二、結合有理念的國會議員進行政府組織再造、修法、立法。三、 監督動物保護法與野生動物保育法之落實。四、透過凸顯時事、議題與事件引發公眾關注。五、對議題調查、揭露、 追蹤及考核。六、鼓勵大眾由選民變公民,共同關注動保 公共政策及教育。

 

在地方上:一、利用政府資訊公開法,用政府資訊監督 政府。二、定期舉辦行政評鑑,並公佈評鑑結果,建立公信力與專業權威。三、掌握地方首長與議員欲更上一層樓的企圖,透過評鑑政策優劣,使其產生同儕壓力。四、結合民代與動保團體施壓,改善動物處境。五、與地方 NGO 連結並建立夥伴關係,即時掌握訊息脈動與議題串連。

具體成果數據會說話

在 2013 年 3 月 12 日本會與丁守中國會辦公室及田秋堇國會辦公室,在立法院共同召開「打開動物死亡行政系統黑盒子」記者會。會中我們要求農委會應該訂出指標,包括每年「人道處理」與「所內死亡率」應該逐年下降、「領養率」應該逐年上升。該記者會中,農委會回應已將指標納入「改善政府動物管制收容設施計畫」草案中,也就是表格一中的農委會版本「原本 2014」的欄位所示。

 

由上表可以得知,農委會起初提出的 2014 各項改善預估值和本會提出的版本落差很大。經過本會反應,農委會雖提出修正,但是修正後的預估,仍不如本會期待。經過調查甚至保守到至 2012 年的水準。到底,當時是本會高估了正負的改善能力還是農委會低估呢?真正答案都要到隔年才知道。

 

在動保行政監督、社會壓力、選舉考量等多重因素下, 到了 2015 年本會去檢視各縣市具體成效之後,驚訝的發現,「人道處理」和「領養率」上的改善成績居然比本會預估表現還好。如今若以 2015 年和 2016 年的實際狀況數據來看,就可以發現跟本會當時的預估相去不遠。也就是說事在人為,就算 2017 年沒有「零撲殺政策」強制執行,人道處理還是有能力低於 5% 以下,這也證明了本會在 2013 年的推估是合理的。

 

而從數據中也可以發現,2016 年領養隻數 4 萬 8 千隻左右(75%)比起 2015 年領養隻 5 萬 5 隻(70%)雖然數目是下降的,但百分比是上升的。這表示「精準捕抓」 生效了,但也突顯了領養的臨界點很難突破,因此「多元領養」,如:校犬、社區犬就變得很重要。再對照各縣市細部統計(表格二),就可以發現孿來大多數「人道處理」 都集中在後段班如:屏東、彰化、澎湖、金門與南投等縣市, 也就是說,如果這幾個縣市的問題可以有效解決,則「人道處理」落實到零撲殺就沒有問題。從表格二,甚至還可以看到尚未實施「零撲殺」政策之前時,雙北、高雄、台南、 連江五縣市就達成目標,而全部低於 20% 的也有 16 個縣市,可見各縣市只要積極因應都能做到,而對於後段班的各縣市,要如何發揮公民力量來監督則是後續很重要的課題。

零撲殺政策之後的課題

推動「零撲殺」政策雖是「動保行政監督」向成功邁出了第一步,但後續的課題依然險峻。以下就一一列出是未來所要積極面對的課題如:一、提高公立動物收容所的 「動物福利」、並投入大量志工。二、民間收容所的獎勵、 設立輔導及取締。三、大規模的 TNVR。四、查緝非法繁 殖場,並將私人繁殖場逐漸提高標準直到使其成為夕陽產業。五、各級政府的組織再造及去產業化。六、提高晶片 施打率及推動動物身分證。七、動物「非物」化及動物權入憲等等。

 

上面所述,當然還不包含經濟動物、野生動物與實驗動物。而展望未來,期待台灣有更多的「動保行政監督」 團體、「動保公民」投入,那麼讓「愛護動物」成為台灣人共同核心價值的夢想將不再遙不可及。

 

    文章標籤

    讓牠活下去 慈善義賣

    全站熱搜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