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NGOs環境會議暨民間環境國是會議,19、20日在東海大學舉行,會中各方團體交流彼此關注議題,也分享與政府單位合作經驗。有團體在與政府溝通過程中觀察到政府部門之間的不協調和矛盾,也有團體期盼透過行政監督,導正運作失調的政府職能。

接觸不良的政府機器

在討論空汙、土汙問題上,地球公民基金會王敏玲表示,高屏地區的空氣從來沒有好過,石化工業區、燃煤發電廠不斷擴建,汙染只增不減。1999年修訂的空汙總量管制規定,需要經濟部同意才能實施,但經濟部這關始終過不了,造成環保署喪失獨立監督的權力。

長期追蹤調查土地汙染的台南社大研究發展學會理事長黃煥彰指出,目前農工業區混處加上灌排不分,許多農民只能引汙水種稻,汙染土地也嚴重影響食安。不僅如此,中鋼將脫硫渣,以「產品」之名填埋在水質水量保護區,當保護區遭汙染,政府部門卻是互相推託。環保局稱「產品」不在業務範圍內,而將脫硫渣定義為產品的工業局則不管土地汙染。黃煥彰批評,中央政府是一體的,各部門之間的斷層不解決,政府只會坐視環境汙染不管。

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何宗勳在動物保護議題中提出保育工作做不好的原因,在於這個政府是「由資源利用單位管理保育單位」。他舉例,海洋保育隸屬漁業署,動物保護隸屬畜牧處,國家公園隸屬營建署…等。何宗勳表示讓開發單位管理保育,就是球員兼裁判,保育工作難以落實。

難以理解的政策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對環保署放寬工業區汙染管制的政策提出質疑,以環保署健康風險評估系統模擬,目前汞、鎘汙染標準已經太寬鬆,超過可接受健康風險,而銅、鋅、三價鉻與鎳汙染也沒有5倍的放寬幅度。謝和霖不禁要問問政府「憑什麼放寬5倍?」台灣有6萬家非法工廠,而政府卻漠視其汙染,甚至在國土計畫法當中讓非法工廠就地合法,黃煥彰說,「謀殺台灣土地的,就是環保署!」

桃園觀音、新屋藻礁已經劃成保護區,但保護程度不如監督團體預期而受到批評,與會的農委會公務員則認為,藻礁已受到保護,希望NGO跳脫保護區層級問題和政府一起對抗上游汙染。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保育組長洪維峰指出,石虎貴為一級保育類動物,但是石虎之都苗栗的開發案卻此起彼落,不論是後龍殯葬園區、裕隆三義二場、台13線外環道等開發,都和石虎生活領域重疊。使石虎處境更加岌岌可危。屏科大博士生陳美汀擔心近日石虎暴紅現象,會加深當地民眾與石虎的對立,較理想的目標是加速推廣社區居民保護石虎的概念,需要苗栗、南投等石虎棲地民眾擔任種子志工,協助宣傳石虎保育觀念。

NGO積極參與 公部門不理不理

苑裡反瘋車自救會因為英華威公司設置風車與民宅距離太近,對居民健康造成實際影響而對抗。自救會代表王偉民批評,英華威的風機距離民宅過近,而政府和英華威就是不採納自救會的建議。

擔心台灣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暴露過量,台灣環境輻射走調團自行採購器材量測台灣環境輻射,並發現台灣各地輻射值偏高,還曾經測得核災產生的核種。對比原能會量測結果總是一切正常,無異狀,民間懷疑原能會的資料是經過加工粉飾的二手資料。

針對民間與原能會測量結果的差異,原能會輻射偵測中心主任黃景鐘以天秤秤頭髮比喻,以手提式偵測儀測量非核災地區的輻射計量,很難準確。由於民間團體無論監測儀器或是採樣方式都不被原能會承認,民團希望公開原能會採樣或是偵測行程,讓關心的民眾可以參加,黃景鐘回覆,所有行程都已經公開在網路上,歡迎民眾參加。儘管原能會官員回答態度誠懇,但也顯示目前民間參與監測輻射汙染的工作有一定的難度,政府方面也未能提供足夠資訊讓民間參與公共議題。

公民好忙 行政監督來幫忙

「公務員不怕抗議,只怕考績。」何宗勳表示靜坐、抗議、發新聞稿等方式,或許可以對政治人物產生壓力,但政策的執行者是公務員。NGO團體可觀察考績評量項目,了解訴求是否受到機關重視,加上確實的行政監督才能避免政府官僚執法怠惰,加強環境議題的落實與執行。

退休公務員王唯治表示,「資訊公開」、「公民參與」已是政府施政的一般原則。NGO團體可利用「政府資訊公開法」與「行政程序法」找到更多參與政策的施力點。王唯治提到,公聽會只須讓各方代表發表意見,政府不需要做出回應,但聽證會則要求政府針對民眾意見做出答覆是公民參與行政的契機。

※ 詳情可下載大會手冊 http://goo.gl/jyg44A

【圖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使用】原文網址:http://e-info.org.tw/node/98753

    文章標籤

    NGO環境會議

    全站熱搜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