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緣際會

何宗勲出任執行長

3g.jpg

說到何宗勳,不得不提他是一個跨界的「巨星」。他有書法家恬淡、寧靜的心如止水;也有社運街頭的金剛怒目。他時而天真爛漫,時而篤定堅持,他成就了動保,動保也成就了他,他就是這一整段故事的因緣。

2007 年,從環保聯盟秘書長位置上屆滿後,何宗勳和社運界的朋友們催生了公民監督國會聯盟,他對於公民監督的想像與實踐也就是濫觴於此。他形容自己在公督盟的生活,一直相當掙扎如何才能真正影響到關心的議題,他明白如果自己不能和議題產生深刻的連結,就和那些身處天龍國裡尸位素餐的在位者沒什麼區別。

以公民的姿態與資源,監督龐大的國會並不容易,恫嚇、威脅與毀謗縈繞在彼時這個風風火火的社運新星的周圍。可是對的事,做就對了,在對的路上自然能成就不可思議的好因緣。誰能想到,創立關懷生命協會的釋昭慧法師,就是何宗勳在這條路上的善知識。

因在促進動保法修法時,同昭慧法師在環保署靜坐而有一面之緣的緣故,在博弈法通過前夕,何宗勳受到了釋昭慧法師的請託,一同關心反賭議題。2008 年離島建設條例、2009 年的澎湖第一次博弈公投,何宗勳都以公督盟的身分參與了監督,也就同法師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2011 年,因為在公督盟的階段性任務完成,何宗勳則在路線之爭中離開了聯盟。這段寶貴的空檔,是自從他 2000 年來到台北,11 年來都未曾享受到的清閒。身心俱疲的他,當時正準備好好規劃自己的生活,並不急著尋找一份新的工作。可是,對的因緣從來不會缺席。

澎湖一波未平,馬祖一波又起。面對馬祖的博弈公投, 昭慧法師又找到了何宗勳這員得力的戰友。昭慧法師相當認可何宗勳在公督盟時提出的,以政府公開資訊(open data)對政府進行行政監督的做法,她認為這對於打破抗爭不斷,但卻無法前進的社運窘境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

昭慧法師的關懷生命協會過去和政府關係一直不錯, 這對於進行體制內的政策遊說自然有著相當大的幫助。但行政運作也需要有人監督,監督各縣市的動保機關,從這個角度才能真正改善動物的處境。正是因為志趣相投、專業對口,法師才極力邀約何宗勳接下關懷的執行長職位。

轉換人生的跑道不容易,更不必說彼時何宗勳面對的是對他而言相當陌生的動保領域。再者,關懷有著佛教的背景,茹素的要求也讓他心存障礙。可巨星畢竟就是巨星, 對於動物的一念不忍與慈悲,讓他最終決心接下這份來自法師的任務與責任。

何宗勳笑著說,不同的 NGO 有不同的領域和生態, 動保人士很容易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那些常常在第一線搶救的愛媽愛爸,固然愛心可憫,但卻常常孤苦而無奈,加上不熟悉公共政策,很容易被邊緣化與污名化,更遑論對公共政策造成實質上的改變。

台灣動保運動起步晚、進步慢,邊緣化的處境讓一切 努力都舉步維艱。而為了改變這個局面,本著自己的專長, 何宗勳決定在關懷組織中成立動保行政監督委員會,這也 就是我們故事的開端。

剛剛接下重任時,何宗勳恍然發現呈現在自己面前的 是全新的世界。好在協會副理事長張章得先生為他準備了 密集的課程,何宗勳探索著也進步著,就這樣一點一滴地 累積著。

台灣從 1989 年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到 1998 年的《動 物保護法》,其實立法的動力很大程度來自於國際社會的壓力。但是當時的執行上普遍形式化、邊緣化,首長不重 視、行政機關體系混亂,造成了行政力量的弱化。加上動 物福利派勢力抬頭,認為不能好活不如好死,美其名曰安 樂死的撲殺條款也就此產生。

但缺乏監督的弱勢行政常常帶來嚴重的問題,公民的 期待不斷提高,政府無能也無力對此作出令公民滿意的回 應。動保活動似乎成了少數愛心人士的個人行為,這也刺 激著何宗勳不斷反思,動保運動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當時的何宗勳相當有企圖心,提出了動保宣言和行政 監督的面向,盤點出了框架,也提出了協會的核心價值。 一塊宏大而全面的動保藍圖正在何宗勳的心中緩緩鋪開。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