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思瑤

相信教育會帶來善的循環

1914542_100241659995800_5683377_n.jpg

認識吳思瑤的人都會知道,她對貓咪的喜愛發乎真心,無論是手機的桌布還是辦公室的擺設,總少不了她的三隻寶貝貓咪。也正是這份近乎於媽媽般的喜愛,讓她在國會問政動保政策時,總帶著一份旁人難以企及的責任感。


吳思瑤很喜歡和別人分享自己收養貓咪的照片,辦公室裡也特別擺上了牠們的照片。特別的是,她所飼養的三隻貓咪都曾是流浪貓。吳思瑤笑著說,領養貓咪就好像結婚一樣,是需要一些衝動的。2016 年5 月28 日,她為了給朋友飼養的貓咪挑選罐頭走進了一家寵物店,但當她第一眼看到蜷縮在籠子裡待領養的這隻黑色小貓,吳思瑤就下定決心要領養回去。這天正好是吳思瑤的生日,所以她將這隻小貓視為上天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長期以來的動保參與,特別是最近自己也開始當貓媽媽,吳思瑤對動保關心的程度日漸深入。她滑開手機,除了許多貓咪的照片,她還關注了許多動保社團的臉書專頁,特別關注有關流浪動物的新聞。在立法院裡努力問政的她,工作之餘也會帶著助理一起去餵養立法院周圍的流浪貓,甚至協助進行TNVR。長期接觸動物才知道這其中的真情,對彼此的生命而言都是很好的連結。


也正是自己的親身體驗,吳思瑤非常注意動物在生命教育中的作用。如果台灣人從小就能在學校階段與動物的生命相連結,飼養動物進而愛護動物,這是再好不過的生命教育了。換言之,如果教育能夠做好,那麼台灣成為全面的動物友善社會就指日可待了。


其實早在2010 年,當時還擔任台北市議員的吳思瑤,就已經非常投入動保教育。當時為了能在台北市推進動保觀念,她親身參與排演了舞台劇「幸福的時光」。這部舞台劇主要講述小朋友因為寵物狗走失而四下尋找,在尋找的過程中了解到動物生存不易,並開始思考寵物與自己的關係。很特別的是,這部舞台劇中有一幕表現了動物繁殖場的情景,那裡的動物常常生病、鬱鬱寡歡,甚至為了滿足買主的需求而被要求近親繁殖等等。透過舞台劇的巡演,吳思瑤寓教於樂地告訴孩子們領養代替購買的意義,也在孩子們的回饋中收穫了很多真誠的感動。

 

除了立基於教育,吳思瑤也發揮自身民意代表的職責,投身到動保行政監督的工作中。由於她主要關心教育與文化領域的問政,不少民間動保團體主動與吳思瑤聯繫,除了擔任動保大使外,也積極參與相關的行動與號召。其中吳思瑤最引以為豪的,就是促成了台北市動保處的設立,並通過了「台北市動物保護自治條例」。有了專責局處與自治條例,台北市動保所需要的財政與人力資源都相對提升,這也為台北市日後成為全國動保模範奠定了基礎。


當然,從事動保並不輕鬆。吳思瑤坦言,無論是中央還是地方,對於政府而言,動保工作還是處在相對邊緣的位置,政治資源和政策力量的投入都不足。雖然民間的意識逐步增強,但是政府很少主動去精進。過去二十年來,台灣動保事業都是民間帶頭,政府被推動往前走。不過可喜的是,小英總統是歷年來第一個提出完整動保政見的候選人,吳思瑤認為本屆政府的任期內將有機會推動台灣動保進步到新的高度。


通過零撲殺立法的時候,吳思瑤還是台北市議員,但在她2016 年就任立法委員的時候,零撲殺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要正式上路,這給了她很大的壓力。關於零撲殺政策,社會上其實有很多相關的討論,一般人民也支持立法精神,但對於實踐層面卻並不清楚。吳思瑤指出,即使政策方向是正確的,但政府常常也以配套難以落實來作為藉口,那麼擔任立法委員的她也就更有責任做好監督的工作。


於是在上任後,她積極組織了公聽會,邀請民間團體與政府部門,就如何增強政府配套措施來進行全面檢討與改善。這場名為「零安樂死政策停看聽」的公聽會,雖然在當時動保界內部引發了不小的爭論,擔心零撲殺政策轉向,但實際上這場公聽會也達成了政策準時上路的共識,並且對政府相關部門提出了相當嚴格的要求,讓好的政策,有更周全的準備。


吳思瑤認為,中央政府應該主動了解地方政府的執行情況,對後進者給予專業輔導與經費支持。中央政府的政策工具很多,國有資源也十分豐富,應當主動以更高的角度來促進動物福利的改善,而非將責任通盤推卸給地方政府。如何督促中央政府完成相應的職責,是她在立法委員任上將努力實踐的課題。

 

此外,吳思瑤自始至終都堅持教育的重要意義,從小帶給孩童動物保護與生命教育的觀念,從根本做起,才是推動生命教育與動物福利最有效的方式。因此,校園友善犬計畫,是動保教育的第一步。藉由校園裡飼養犬貓,讓學生們更親近友善的動物,並透過照顧、觀察校園犬貓,輔以動保社團的成立,使孩童在學生時期,便對於生命有更不一樣的認識。她特別舉出了士林區推廣的例子。據她了解,士林地區有學校以民主方式,由學生決定是否飼養校犬貓,並且為了能籌集飼養經費,學生們自發製作餅乾販售。這樣一來,不僅是很好的生命教育,更是難得的民主素養訓練,有了很好的加值效果。賴清德在台南市提出的派出所工作犬也是很好的做法,這些做法都是期望從源頭改善人們的觀念,因為說到底,動保問題就是觀念問題。


公私協力是吳思瑤期待的動保模式,她認為政府是動保問題的最大責任者,但民間團體的協力與培力也相當重要。如果能形成合力效果,再加上落實生命教育,那麼這個世代的孩子們終將生活在一個人與動物友善相處的美麗台灣。

    文章標籤

    讓牠活下去 慈善義賣

    全站熱搜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