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188.jpg

江文全

我的成長就是動保縮影

提起台灣動保,就不能不提在中央統籌的江文全。在很多動保人眼裡,這位農委會動保科科長,與其說是位官員,不如說他自己就是一位動保人。

 

三年前,江文全從農委會家禽生產科調任動保科擔任科長,全面負責即將上路的收容所零撲殺工作。這可不是江文全第一次接觸動保工作,早在 2006 年,他就曾任畜牧行政科科長,當時主要承辦的就是動保業務。雖然他在 2009 年曾調任家禽科,前後五年沒有接觸動保工作,但這個空檔恰恰給了他沉澱與思考的機會,因緣際會,江文全成了台灣動保事業轉型的見證者。

 

動物保護,在政府行政中常常居於邊緣地位,更不用說零撲殺這個燙手山芋了,不過這對於喜愛動物的江文全卻是一塊廣闊的天地。江文全自小就對動物有著興趣,兔 子、魚類尚不必說,曾經還有一隻狗陪伴了他十二年的歲月,每每談起這些往事,這位老練的科長的眼睛裡總透出掩飾不住的想念。

 

江文全大學時,雖然學習的內容與動物科學息息相關,但當時沒有所謂動物福利的說法,老師對這方面的意識也相對淡薄,回憶起來勉強與現代動保觀念有關的,是關於 動物行為學的內容,這也與當時社會片面關注經濟動物的社會環境有關。當時的社會認識下,動物僅僅是人類的生產工具,當時專攻動物飼料研究的江文全,更關心的是飼料的效率與營養配比。

 

但後來,隨著台灣動保法、野保法的相繼實施,社會上動保的觀念也在慢慢地醞釀與養成,江文全也慢慢地對動物福利與生存開始有所反思。二十幾年來,動物福利有 了很大的變化,江文全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改變。回憶起這段和台灣社會一起學習動保觀念的時光,他笑著說:「我就是台灣動保的縮影,一路都在成長」。

 

台灣政府在動保議題上,常常被詬病是經濟思維主導, 使動保淪為邊緣業務,下設於畜牧處的動保科也是許多團體要求組織調整的對象。在這樣的討論中,這位畢業於畜產研究所的動保科長,則有著自己的想法。他認為,動保與畜產是分化而非分家的關係。他指出,四十年前,畜牧與獸醫兩個學門是一體的,但隨著專業知識的演化,兩者最終各自朝著專業化的方向發展,動保也是時代進步後演化出的新學門。這其中有歷史的脈絡,也有認知的進步, 隨著外界的不斷努力,兩個業務單位分家是勢必的。

 

當然,江文全也坦言行政組織的設計往往落後於社會認識的發展。下設於畜牧處的動保科,在業務上也曾受到掣肘。動保法的保護範圍很大,需要的是跨學科、跨領域 的知識,很多動保議題都不是單純的科學問題,而是牽扯到倫理、法規等等,這和「促進生產、兼顧環境」的畜牧 單位而言是不太一樣的。

 

「畢竟,動保不能用簡單的經濟利益做衡量」江文全 補充道。

 

從事動保業務多年,江文全最為感念的,是台灣多元而充滿活力的民間動保團體。他指出,台灣的動保團體活躍而積極,在發現問題、提出倡議的公共參與中總能扮演 相當積極而正面的作用。然而,他也提及了台灣動保團體的不足,其中相當可惜的就是台灣的動保團體還不如國際上知名的動保團體那樣茁壯。在動保觀念相對先進的國家, 他們的動保團體組織與能力上都更勝一籌,不僅能作倡議, 也能在社會中真正推進實踐。此外,雖然台灣也有很多愛心人士在第一線參與救援,但資源和人力常常都是分散的,如果能做系統性的整合,一定可以有更大的發展。

 

在江文全的心目中,動保團體與公部門應該是合作夥伴的關係。動保團體如果夠強大,政府就能在很多議題上和動保團體一起努力。透過公私協力,他認為台灣的動保 事業可能會迎來更有活力與多元的未來。但因為動保議題牽涉的倫理觀念相當多元,動保團體間都存在著相當不同的倫理高度與倡議主張,內部的不統一消耗了很多的社會資源,這也讓台灣動保在某些議題上出現了困境。江文全希望建立起互動溝通的模式,盡量通過公開的討論,促進公民的有效參與。為此,他倡導建立動保諮議平台,也特別邀集各方專家學者及公民團體代表起草動保白皮書。

 

江文全調任動保科的時候,適逢立法院正式終止「十二夜」條款,兩年的緩衝期是江文全面臨的巨大挑戰。由於零撲殺的執行機關是地方政府,所以與地方政府的業務往來上,他努力建立起一種夥伴關係。為了能真正使零撲殺政策在全國範圍內都順利實行,他和同仁一方面組織起對地方收容所的評鑑工作,用獎勵先進的方式來正向鼓勵。 對地方財政相對困難的縣市,也積極協調經費補助與業務 輔導。地方必須解決地方的問題,而作為中樞的江文全, 則是努力地在地方作為與民意期待間探索平衡。

 

他坦言,雖然作為中央機關,對地方動保機關有「督導」之責,但也缺乏對他們有力的制約手段。他笑著說, 這個時候動保團體的監督就尤為重要。作為科長,他全力 推進動保相關資料的資訊公開,以開放社會檢視,並希望透過媒體與動保團體的監督,給後段班以巨大壓力,從而促進他們的業務改善。

 

雖然社會上針對零撲殺政策的有效性的質疑一直沒有停歇,但江文全卻認為公立收容所的零撲殺一直都是政府努力的目標。就總體的趨勢而言,台灣社會也是朝著這個 方向整體進步的。他強調,收容所是流浪動物的中繼站, 而不是終點站。

 

「十二夜式的撲殺無論如何都不是台灣之福。」

    文章標籤

    讓牠活下去 慈善義賣

    全站熱搜

    animal.p.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